底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底阀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朱波重新定义南派创业者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7:25:55 阅读: 来源:底阀厂家

(图:广州创新谷孵化加速器创始合伙人 朱波 )

两个月之前,我第一次电话采访朱波的时候,我们聊的话题是“小三大战”;当我们终于在北京面对面坐下聊他的人生新起点的时候,微博上“3B大战”的硝烟还在弥漫。

今年三月份,朱波正式离开了供职4年的华为,他和搭档从深圳跑到广州,创办了一家创业孵化器“创新谷”。他说可以把创新谷看成中国版的“Y Combinator”:每年举办两界创业孵化营,每届历时3个月,选拔20家左右的互联网团队入驻,给予一定资金支持,最重要的是,配备成功的创业者对其进行指导以及资源共享。创新谷将会在每家企业中获得10%左右的股份。

为了更好地了解孵化器的运营模式,不久前朱波飞到美国,对Y Combinator模式从里到外考察了一番,最让他感到震惊的是,其完整而成熟的创业生态链条。一般每个项目就三两个人,导师大都具备创业经验,无偿地(不领薪水)为创业者服务,无论是上游的项目资源,还是下游的融资或出售渠道,都非常健全。

朱波想把当下硅谷最流行的创投模式搬到中国,广州是他心目中的首选根据地。这多少有点冒险。众所周知,从创业生态的角度讲,北京、上海乃至杭州,都要比广州更具优势,这些城市不仅各自拥有互联网巨头公司,能够源源不断地输送各类创业人才,而且资本、媒体等“配套设施”更加齐全,这都是广州无法比肩的。

而YC模式即使放在北京,也是个尚未得到成功印证的模式。创新工场最初的对标就是YC,但当它的基金规模日益变大的时候,多余的钱怎么办?所以由孵化器向A轮投资人角色的过渡,就成了不二选择。究其原因,还在于中国当下不缺钱,缺的的是优质好项目;当资本供过于求的时候,YC的孵化模式就很容易遇到天花板。

另一方面,与北京、上海等地的创业者十分不同的是,广东的互联网创业者一向以低调、务实著称,说白了就是闷声发大财。如何把这个特征鲜明的群体聚到一起,接受创业导师的全面“体检”,也是个需要逐步探索的问题。如果“下一个马化腾”只想自己偷偷地干,怎么办?

朱波说,创新谷的角色,就是要帮助新一波的中国创业者,特别是南方的草根创业团队,能够获得讲大故事的机会。在他看来,北京的创业氛围太浮躁,上来就是“改变世界”、“造福人类”,但最终能成的,可谓沧海一粟。创新谷偏爱那些以很小的点切入、确确实实能够解决现实生活中某种需求的创业项目。

小需求与大故事。朱波眼中的大故事,不是某个具体的项目,而是让南方、让广州和深圳成为中国创投生态系里不可或缺的一环。这一环与北方文化的不同之处在于,从小处切入,但不一定从“大处”退出。之前在微博里,朱波与李开复有过一场非正式的辩论,即对于创业团队而言,究竟该不该以IPO为重要目标。先后在多家互联网巨头工作过的李开复,创办创新工场的初衷,就是在中国挖掘下一个Google、Facebook,这是由其职业经历、工作背景决定的。所以,创新工场的选择标准,就是看这个项目有多大的市场规模,有没有上市的可能。

而朱波对于创新谷的定位,首先当然不排斥“大而强”的潜力项目,但对于“小而美”的项目,他们同样欢迎,甚至是情有独钟。“移动互联网肯定有盈利的公司诞生,不仅仅是游戏,将来会对线下很多行业有革命性的整合,机会就在其中,”朱波说,“但是,这里面会有小而美的公司诞生,他们的用户可能不多,非常稳定,但能够贡献不错的现金流并实现盈利。”

创新谷作为一家投资孵化机构,本身的盈利模式最有可能的是所投项目被大公司收购,这也是朱波当时与李开复辩论时坚持的观点,即无论是对创业者还是投资方,卖掉公司并不可耻。

在进入华为之前,朱波曾有过三次创业者的经历,其中一家公司在加拿大上市,但他并未有多大的成就感,因为那家公司IPO的时候,大股东所占股份已超过50%,并且上市后不久就被这个股东所属的集团收购。这给朱波的教训是,一是不要把上市当成“上岸”,上市之后创业者更加身不由己;二是外部资本不要占据大股东的位置,应给创业者最大的股份空间。

过去几年中,朱波作为个人天使,陆续投资了十多个项目,什么行业都有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大部分交了学费”。这反而让他做创新谷的时候更加从容。“不懂的一定不能投,这是我的教训,所以这次我们只做和移动互联网相关的项目!”

在广州的办公地点搞定之后,创新谷在深圳的上千平米的办公地点很快也要下来了。朱波说喜欢那边的天气,1、2月份还能衬衣单裤,不像北京,三九严寒北风呼啸,“哪像个创业的地儿?”

(文/Mike)

决战地下城

征三国手游

棋牌双升

99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