底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底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她住在玻璃的孤岛上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8:59:04 阅读: 来源:底阀厂家

我与KK初次相遇,是在一辆公交车上。

正是客流高峰期,在永和站下车的人很多,我站在后门边上,像块面团一样被人疯狂挤压。KK本来貌不惊人,沧海中一粟毫不起眼,但是她突然大吼一声:抓小偷!声音清亮无比,乱糟糟的人流竟然暂时停顿了一会儿,大家都注意到她凛然的表情。而一个瘦小的青年像土拨鼠钻地一样拼命地朝后门挤过去,另一个威猛的中年男子不动声色地逼近她,袖口露出一截刀尖,暗示她不要多管闲事。

KK没有退缩,她手里抱着一本厚厚的书,直接砸到男子的脸上,然后冲向青年,从他口袋里搜出我的钱包,打开一看,里面除了我的身份证和学生证便空空的。她重重地踩了青年一脚,恶狠狠地问:里面的钱呢?而青年看着我,一副倒大霉的懊恼样。

那个我摸摸鼻子,声如蚊呐,里面的确没有钱。

我刚上大学,家里为学费已经焦头烂额,我只能自己打零工赚生活费,过得十分拮据。

你是大学生啊?她眯着眼睛打量我,忽然说,你需要找兼职吗?

当然!我急忙答应。

KK给我介绍的工作,我做梦也想不到是在她的书店里打工。强调一下,她的店!她不过十八岁的小女生,竟然在实验中学附近拥有一家自己的书店。

我平日经常外出,正好缺个人帮我看店。她打开紧闭的卷帘门,我吃惊地望向里面,本来以为是苍蝇般的小店,结果这里足足有一百平米,不仅书柜是玻璃的,墙壁上还用了许多玻璃装饰,这是一间梦幻的玻璃书屋。

KK对经营不太上心,仿佛书店只是她的一个兴趣爱好,不一定要以此谋利。

大概家里很富裕?我猜测,可又觉得不是。她平日穿的用的都是便宜货,从没见她买过什么奢侈品。而KK也根本不对我提起她家里的事。她像一阵风,独自穿梭在这个世界之中。

她似一个谜茧。

相处久了,我渐渐摸清KK的行踪,就算事情再忙,每周日晚上她一定会出现。店里的玻璃虽然好看,却很容易弄脏。周日晚上,她会认真地一片一片擦干净,一般是先哈一口温暖的热气,然后用抹布慢慢地擦拭。这样打扫完整个书店,通常已耗去大半个晚上。

当她面对玻璃时,我总察觉到不一样的情愫,仿佛她对玻璃有一种特别深刻的感情。

我们一起擦玻璃的第七个晚上,KK晕倒了。那时,她正站在梯子上,身子一软,忽然向前倒,压着玻璃书柜一起砸到地上,她倒在一地的玻璃碴儿上,血染的样子十分骇人。而随着多米诺骨牌效应,书店里的书柜一个接一个倒下,末日般惨烈。

KK在医院醒来,抿着一根盒装纯牛奶的吸管,面色苍白,看上去像刚产下的白色小猫。

我已经问清始末,她今天下午去献血了,但是没有好好休息,晚上站在木梯上,忽然一阵眩晕。

玻璃都碎了吗?她仰着头,很担心地问我。

我艰难地点点头,注意到她的眸子刹那间暗淡无光,便试图转移话题,问她家人的联系方式。

家人?她喃喃数次,绽开一朵微弱的笑容,很小声很小声地说,我的家人,就是玻璃。

我想到书店里遍地的破碎光芒,心猛然抽痛。模糊的泪光里,仿佛看到一座玻璃孤岛上站着一个孤立无援的少女。

为什么呢?

韩城订做西服

营口设计西服

衡阳工服订做

濮阳订做工服